德力股份三年内将完成多个项目重点投资su-314
昆明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玻璃墙是光污染i
美国光伏“双反”给美国带来的结果是高额的电

昆明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玻璃墙是光污染i

日期:2020-05-04 11:49点击数:

  昆明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玻璃墙是光污染

   昆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副院长简海云说过,城市色彩规划应该更像是一个指导,最应该告诉人们的不是用什么颜色,而是不该用什么颜色,“现在昆明大量使用的玻璃幕墙,是不适合昆明的”。走在昆明的街上,不时就能看见一大面墙都是玻璃幕的建筑,而且玻璃几乎都是绿色。对此深有感触的昆明画家金志强称其为光污染,并表示走在街上深受玻璃反光刺眼之害,毛旭辉更是严厉批评这种绿色玻璃为恶俗之选。强烈的阳光无疑是昆明的特色,一直以来都是专家和市民为昆明规划色彩的主要依据。一栋建筑选择玻璃幕墙,的确能让室内得到更好的采光。然而简海云说,其实玻璃幕墙在沿海城市可以广泛应用,但在昆明却不大适合,尤其用在高层建筑上,既不美也不安全,反射昆明如此强烈的阳光,会影响路上的行人,“事实上很多建筑选择玻璃幕墙只不过是跟风而已,却没考虑到这对昆明城市的整体形象和色彩是种损害。”这样说的当然不只是专家,无论是受访的一些艺术家还是打进热线的热心市民,他们对昆明色彩的考虑都是从配合阳光出发。于坚、金志强念念不忘的黄调子昆明,是因为几十年前昆明的阳光在黄色建筑和梧桐的陪衬下让人温暖舒适;规划专家顾奇伟选择浅灰色系,则是因为昆明的阳光让灰色系建筑沉稳而清新,灰色的城市反过来也让昆明的阳光不那么刺眼。市民李先生尽管是男士,却为昆明选择了诸如淡粉、淡黄的暖色系,因为他希望昆明的城市色彩哪怕是在冬天也能将阳光衬托得温暖,让昆明的人造环境也能成为名副其实的“春城”。昆明的城市色彩规划脱离不了阳光,甚至可以说阳光就是昆明色彩规划的重要部分。因此即便没有全程参与城市色彩规划,简海云也肯定的对昆明该如何利用阳光进行色彩规划给出了建议。既然昆明是太阳城,就要充分利用光资源。简海云认为,昆明的太阳能应该经过统一的专门设计,其外形首先要与建筑相结合,发挥太阳城的节能优势,同时也不会造成光污染。